句芒

徒有挖山之志,奈何手持汤匙(ーー゛)

杂食动物+情节废+。

冬天啊不早起

某一天,叶修大王爷被皇帝诏进宫去。

老叶皇帝:“阿修啊,孤传位给你要吧?”

叶修扑通跪地:“叶秋更合适。”

“你为何不要啊?”老叶皇帝龙眼微眯打着哈欠。

叶修忍不住也悄悄捂着嘴打哈欠:“我怕早起啊。”

“啊?”

“冬天秋秋一个人暖不热被窝的,他怕冷。”

老叶皇帝猝不及防。


后来,叶秋小王爷光荣继位,每日早起攥着御笔杆子批奏折直到日上三竿,而与此同时呢,王爷府内:

叶修窝在被衾中死拽住准备起身理事的苏沐秋,手脚并用:

“秋秋你别起啊,我一个人怕冷的!!”


皇宫里叶秋小皇帝孤家寡人一个喷嚏


冬天这么冷,炭火炉子怎么比得上芙蓉帐暖呢

叶修猫在...

情书命题


多年后苏小照捡起从书橱旧笔记中掉落的发黄纸片,而不远处他的叶爸正被苏爸搜查口袋里及时掐灭的香烟头罪证。

叶修偏着脑袋,而苏沐秋低头细找。

两人映在地板上的影子无比契合。


少年纠结兜转,到头来还是走不出一个你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所以叶修你还是认罪了吧。。。

猜猜神秘人(面具男)是谁

 @Slackkkkkkk 傻障障,生日快乐,国庆快乐,一切都快乐

1.请不要吐槽名字,我是个起名废。

2.前半段就这样了吧。我觉得我暗示的很明显。。。情节有些急了,以后再补补(跪)

3.故事前提很简单,国胖镖局陷入危机,对手连成一线,情势岌岌可危,一个神秘人下请帖说可助难关,于是龙镖头就应邀拜访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那是城西的一处宅子,因是岁暮的雪天,堂中的十余松树也被玉皑皑的白雪压了满枝,枝下垂了剔透的冰棱,可见天气寒肃,松柏高低不齐,掩映着小径后的青瓦...

刺客列传

假装更新的样子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问:诸位凭什么当本剧主角呢?(以下回答不分先后)

天璇

裘振:我死得早。。。

陵光:我哭得好,身娇体软易推倒。。。

公孙钤:我撩得起汉子,哪哪都有我。。。【陵光抱剑:孤王觉得你愈发像裘振了  公孙:(o´・ェ・`o)】

 丞相:我拉皮条。。。


天玑

蹇宾:我有小齐,小齐有我。【日常拍肩】

齐之侃:我是双标齐。【挺好,可逆】


天枢

孟章:我励志,气场两米五【霸气拍桌】

仲堃仪:ED我唱的。【更深层的理由不是是孟章宠着你么】...


糊糊和排骨

1.糊糊和排骨

  • 私设

  • 我的脑洞已经治不好了

叶修觉得自己早该想到今天的早餐是胡萝卜糊掺苹果酱,洗漱过后,他咬了一口面包舀了一勺幼儿早餐,结果并不意外地觉得好吃,他想起昨天的酸奶饼干糊,前天的肉松鸡蛋配米糊,大前天的菠菜泥和黄瓜泥……沉浸早餐回忆的叶修大概没发现自己已经喜欢上各种糊糊的味道了,以及微微地对自己儿子犯了酸,他瞟了一眼客厅里的某人,扯了扯领带准备出门。

苏沐秋坐在沙发上,不远处叶小耀喂了胡萝卜糊被放坐在平躺的婴儿车上玩,手里抓着摇铃,兴奋地发出“呼呼”的声音。

“叶修过来,领结我来替你系。”那道似怨似怒的视线实在难以忽视,苏沐秋放下了膝上笔记本的事情。

叶修走...

等车 莴苣先生

我已忘记要赶赴

一场约会还是一个葬礼

猝不及防地被击中了,我的灵魂中途下了车,等啊等啊等啊,等到天都黑了。

心疼~

Almost Lover

  • 最近沉迷作业无法自拔,这是在草稿本上产出来的W( ̄_ ̄)W

  • 标题的意思绝对不是恋人未满,我理解就是一种暧昧不清的介于恋人之间的纠结关系。。。好吧请自行理解。

  • 自己写出来感觉好像也不讨喜,无论大家喜不喜欢,请给个意见谢谢( ╯▽╰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  厚实而光滑的地板在牛皮靴下发出清脆的声音,沿途的仆人恭谨地为亚瑟打开一扇扇门,最后一扇刻着厚重浮雕的金属门缓缓开启。穿着长袍马褂的贺瑞斯端坐于长桌后,啜饮着芳香四溢的红茶,仿佛没有看见...

这是第一节,标题待定

      仲夏的傍晚,故事发生在圣艾夫斯小镇的一间旅馆里,这里保留了古英国的历史风貌,若明若暗的夕阳残光下,这个即将到来的夏夜显得异常美丽。

       亚瑟穿过公路走进旅馆,在一扇打开的窗户里,他匆匆看见一个黑发男子的背影,等亚瑟来到旅馆大厅时,黑发男子已经朝面向海滩的后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头发是黑色——忧郁的夜色,亚瑟这样想,也许会再遇见。...


纵使手握刀,不如白头老。

 小哥视角的戏份很难写,民国paro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   张起灵很少做梦,偶尔会例外。

      梦里是很普通的街道,有小贩叫卖,有顽童打闹,熙熙攘攘的热闹很暖人心扉,但这种温暖热闹是遥远的,远的就像夕阳里钟楼塔尖徘徊的鸽群,而张起灵觉得自己就是塔尖,千帆过尽,到头来独一高楼,凡世孤独。...


你再不来,我要下雨了

逆了(ノ*・ω・)ノ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 苏沐秋又一次被叶小耀的班主任请去了学校。

    班主任是个脾气火爆的中年妇人,把桌子敲得乓乓作响:“叶小耀他太过分了!打架!抽烟!还早恋!”

    苏沐秋看了眼低头不语的叶小耀,笑道:“哪个男孩子上学期间不混账过,打架是常事。抽烟是不可能的,以前帮他爸爸跑腿买烟都不敢,至于早恋嘛,”苏沐秋又瞥了一眼满脸桀骜不驯的叶小耀,“他应该更爱游戏才对。”...

刚好之前看了《伦敦陷落》,印象最深“你救过我们总统几次?”(傲娇的保镖攻),然后总统看见保镖:“你怎么现在才来!”最后总统大人貌似跌倒在了楼里,保镖:“来,我抱你”o(*////▽////*)q

© 句芒 | Powered by LOFTER